王振华织“嫁衣”:入狱后新城系立即崛起 权力面临旁落风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

po镇镇长

自去年7月入狱以来,香港上市公司新城越为创造了约60亿元人民币的收入。

去年11月新城月上市时,股价只有3港元,一年多来已涨到27港元。即使地产股火爆,这样的涨幅也太过轻率。

然而,财富的增加,尽管对今天的王振华来说是一种幸福,也可能带来痛苦:

窗外的风景越好,窗外的风景越暗淡。

新城部主要有三个上市平台:a股地产平台新城控股、h股地产平台新城发展、新上市的h股地产平台新城悦。

王振华入狱后,新城部的两大平台:新城控股的逐步恢复和新城悦股价的翻番,也为王振华窗口增添了惨淡的风景。

杨蓉于2002年逃离,黄光裕于2008年入狱,他们的公司随后衰落,这表明他们的公司不能失去他们。王振华入狱后,新城市体系迅速崛起,这表明新城市离不开王振华。

巨额财富难以享受,权力也有半途而废的风险。

可以说监禁是对富人的额外惩罚。也许,这也是王振华坚持无罪辩护的心理诱因。

1993年,31岁的王振华创建了这座新城市。现在新城快30岁了。因此,新城是“幸福”的,但不愿意做婚纱的王振华却很难“幸福”。从去年7月开始,他们就逐渐分开了。

1.

8月13日,嘉禾叶嘉发布的《新城岳研究报告》指出:

新城岳的表现过于依赖,或者他的儿子,——新城控股的新任董事长。

去年年底,新城粤70%以上的管理区域来自王振华和王孝松的关联公司。今年年中,比例仍达到64.9%:约4620万平方米。

无论是在时代还是在时代,新城悦都得到了新城控股等相关公司的重点支持。

2018年,新城悦从新城控股获得的服务费上限为3.54亿元,2019年费用突然上升至11.8亿元,增幅为233.33%。

同期,新城悦管理公司管理的面积仅增长40%。

新城部公司管理面积增长40%,但服务费增长233.33%。新城岳解释说:

新城控股卖的好,所以对新城悦服务的需求大增。

但是房子还没建好,这么快就确认了一大笔服务费,真让人吃惊。

2.

在新城部公司的大力支持下,2019年的收入和毛利分别为20.24亿元和3.45亿元,分别比2018年同期增长72.5%和73.9%。

至此,新城悦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合理的“业绩上升——股上升”的因果循环。

去年4月2日,新城悦发布公告,表示新城悦股价还有一个上涨的诱因。

新城岳去年4月发布的公告指出,该公司92%的股份掌握在王振华和其他19人手中。因此:

当卖出少量股票时,股价可能会大幅波动。

新城悦的股价之前有涨有跌:股价从3港元涨到27港元,用了不到2年;不到两个月就可以从27港元降到18港元。

最后一个因为股权过度集中而被质疑的平台是2017年的币圈。有的人持有90%以上的硬币,一下子炒了成百上千次。套现后,硬币价格迅速跌至谷底。

然后一些人跳到了大楼的底部。

除王振华外,新城悦公告中点名的19位股东,基本上都与王振华或王孝松关系密切。

戚晓明、蓝子勇、吴倩倩都是新城月的高管。

今年9月,新城月股价处于高位时,齐晓明以平均23.5港元的价格减持股份。现在新城悦股价处于低位,齐晓明以18.5港元的价格增持1万股。

新城岳股价波动时,王孝松家赚了几十亿,齐晓明家也赚了几百万。

总有一些人会喝汤

2019年,新城控股因演出涉嫌掺水被交易所审理。“疑似给业绩注水,然后拿大分红,再抬高股价”的新城系盈利模式逐渐浮出水面。

现在,这些招数都用在新城岳了。

与新城控股相比,新城悦分红能力较差,但现金交易能力较强。一次又一次的涨跌,为王孝松家族和19名经理创造了套利空间。

在股票交易方面,新城悦碧相对新城控股有三大优势:

1.盘子小,容易拉;2.通过关联交易很容易大赚一笔;3.相对于房地产这个概念,物业这个概念比较热;

而这些优势,在王振华入狱后,新任主席王孝松将其发挥到了极致。

3.

就像王健林好友名单里章子怡的母亲李卓生,新城部也有类似的喝汤人。

新城悦在香港上市之前,本来是打算a股上市的。当时,闵玉麟、贾、王嘉定、等自然人都出现在新城悦的股东名单中。

其中,闵玉麟的份额最高。就像违反规定出售新城控股股份的孙秋生一样,闵玉林的经营范围是围绕常州和新城部。

闵玉麟从建筑商起家,先后成立了江苏狄龙、常州简一、江苏卡基等上下游房地产公司。

这些公司基本上都与新城公司有着密切的业务往来。

新城岳以港股取代上市低点后,贾、王嘉定、等人退出,但一个叫“闵超军”的名字依然存在。

西藏新城岳,新城岳最重要的子公司。除新城越外,股东还包括自然人闵超军、沈。

闵超军和沈的常州持有西藏新城岳5.33%的股份。作为新城岳在西藏的主要子公司,闵超军和申始终可以从公司获得增加的相关收入的一部分。

新城月在港上市后,贾、王嘉定、等多名自然人失踪。只剩下闵超军了,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
然而,今年8月,王振华的好朋友孙秋生得知王振华出事后,第一件事就是卖掉新城控股的股份,这说明了一件事:

看似亲密的关系,未必如此亲密。

司马迁在《史记》第129章写道:天下所有的喧嚣都是为了利益,天下所有的喧嚣都是为了利益。

主编:陈SF104